大家對旺角嘅印象係點?而小編腦海就浮現一句歌詞「街邊太多人與車 繁華鬧市人醉夜」。大家又會點樣記錄對不同城市嘅感受呢?

一位來自廣東英德—90後青年藝術家譚澤鴻,就相當有誠意,用鋼筆馬克筆手繪咗一幅《旺角全景》。佢表示未嚟過香港,只係憑一張相創作。旺角令佢觸動嘅原因係,「有哪一個城市,街道上的廣告牌是那麼的錯落有致,又熱鬧繁華」。又感慨道,「疫情過後,希望親身到訪香港。」

原來譚澤鴻早喺2019年,就因為一幅長達2.9米《故宮全景》開始廣為人知,不少內地媒體紛至沓來採訪佢。該畫由起稿到線稿,再到馬克筆上色,將故宮形象地躍然於紙上,用咗呢位青年半年多嘅時間,令一眾網民睇完都好震撼。

譚憶述,偶然機會下到北京出差,第一次到故宮遊覽,就被宮內一草一木、一磚一瓦所散發出來嘅磅礡氣勢同歷史氣息吸引。佢以景山角度作畫,係希望同歡眾一同感受「全景盡收眼底」嘅畫面。 

當小編問佢有冇諗過放棄,佢毫不猶豫咁話︰冇。「做咩事都會有難點,但我一諗到就去做,我知道堅持就可以完成」,佢又話,「我遇到問題就會去解決問題」。 

出世到成長都喺廣東英德嘅譚澤鴻,8歲開始接觸繪畫,小時候嘅佢只係喺書本上塗塗畫畫,無受過有系統嘅課程。直到初中成為美術特長生,後到韶關學院讀美術專業,大學先首次接觸鋼筆手繪,之後就一發不可收拾,深深被其獨特之處吸引。譚指,「只需幾條線條簡單概括,就可以將物件生動呈現」。 

其實早喺2016年,佢嘅一幅《英德全景》就引發網民關注,並先後刊登《廣州日報》、《南方日報》等等。在這之前,佢喺一間公司擔任設計師,工作雖繁忙緊張,但高薪體面。但佢認為緊湊嘅工作無法專心於手繪創作,後來乾脆辭職返老家英德當美術老師;佢又認為唔能夠專心作畫,於是又辭埋份工,決心做一個全職創作者。 

譚解釋以城市全景作為主要創作原因,認為城市係人類發展落嚟嘅產物,唔係某一個人可以建成、或一瞬間可以做成,係全人類嘅智慧同努力。另外,佢希望透過作品將工匠精神傳遞下去。 

最後佢寄語年輕人,「選一條自己真正熱愛嘅路並堅持落去」,因為將某一事情做到極致、做到最好,回報係意想不到。曾經被眾人質疑嘅時候,佢以「大餐會有的,夢想也會實現的。可在沒有實現之前,我寧願只吃麵包」作出反撃。大家會為夢想堅持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