雖然香港開埠歷史只有百幾年,不過歷年嚟經常受到疾病瘟疫所困擾,而位於美孚旁邊嘅饒宗頤文化館,由古至今,見證過香港多次抗疫之戰——呢度以前做過檢疫站,做過康復中心,而今年面對新冠肺炎,又一度被徵用作檢疫中心。隨住香港疫情稍稍紓緩,文化館亦得以重新開放,大家一於嚟呢度,閒逛之餘又可以認識香港嘅抗疫歷史。

位處懸崖邊 自成一國

饒宗頤文化館座落於擁有百年歷史嘅三級歷史建築群內,係香港首批活化項目,改建為文化設施,保留咗好多舊建築,四周古色古香,好有情調!不過,文化館嘅「前世」卻同「文化」扯唔上太多關係,呢度無可歌可泣嘅歷史篇章,或者為人傳頌嘅名人傳記,只係做過海關、檢疫站、監獄、醫院、豬仔館等等,低調地完成歷史使命,雖然唔多「文化」,但就夠晒「貼地」,見證咗香港嘅歷史發展。

可能大家都會問:點解呢度又做過醫院又做過監獄,好多都係大家感覺中「厭惡性」嘅設施?其實只要大家睇吓呢度嘅地理位置就明白晒。文化館位於美孚旁邊,坐落喺荔枝角山崗之上,依家都算係市區,但係以前美孚一帶已經係大海,所以文化館就係位處懸崖邊,係一處好偏僻嘅地方,正如丁新豹博士所講,「好多唔想被人看見嘅嘢都放喺呢度,所以地理位置決定一切」。

中英分界 建立關廠

蕭國健教授帶導賞團嘅時候亦指出,新界被租借之前,呢度係中英分界地帶,當時中國政府就喺呢度設立九龍關廠,現時呢度仍保留一塊石,上面刻住「九龍關界」,就證明呢度曾經係九龍關嘅位置。隸屬滿清府嘅九龍關,建於1887年,專責徵收賦稅,防範鴉片走私,不過隨住1898年新界被英國租借,這個地方歸英國所管治,一兩年後關廠就關閉。

當時很多華工被安排到海外打工,就係「賣豬仔」,他們喺出境之前,被安置喺一個屯舍,俗稱「豬仔館」,而饒宗頤文化館就曾經係運往南非嘅「豬仔館」。

疫症肆虐 肩負重任

後來,華工販賣結束,屯舍長時間空置,而當時香港經常有疫症,包括白喉、霍亂,仲有「肺癆病」,當時有外國船舶嚟到香港,若發現有傳染病就要被隔離,香港政府睇中呢一帶略為遠離市區,但交通又方便嘅特點,就喺1910年將呢度改建為檢疫站,而當局亦興建設咗今日所見嘅紅磚屋,俾檢疫嘅人暫住。

當傳染病逐漸減少,香港又出現另一個問題,原來當時香港唯一嘅監獄已經「滿座」,要為罪名較輕者另覓地方,於是喺1920年代,呢度又改建為監獄。

到咗1937年,赤柱監獄落成,剛好當時傳染病肆虐,香港政府撥出空置嘅荔枝角監獄改建成荔枝角傳染病院,到了70年代,隨住醫療衛生服務進步同普及,傳染病受到控制,荔枝角醫院正式轉型為精神病患者及少數痳瘋病人嘅康復中心,並且喺2000年成為一所長期護理院,命名為荔康居,隨住新落成嘅長期護理院舍先後投入服務,荔康居正式關閉,荔枝角醫院再一次完成歷史使命。

雖然角色不同,用途有異,但呢一系列建築背後都有個共通點,就係呢度獨特嘅位置同建築,令呢度擔當特別嘅角色,以回應當時社會需要。喺疫情期間嚟呢度,感受一下當年嘅抗疫精神,撫今追昔,或者都會有另一番體會。

圖片來源:LOOOP.HK、饒宗頤文化館


位於美孚旁邊嘅文化館坐落在荔枝角山崗上,由於昔日美孚係大海,所以饒宗頤文化館嘅位置,昔日就係懸崖邊。


即使依家四周多咗好多建築,依然有種「自成一國」嘅感覺。


饒宗頤文化館保留咗好多舊建築!


文化館一帶發現一塊石,上面刻著「九龍關界」。


警衛室和後面部分就係關廠原有位置。


上面嘅號碼係石牆裂紋探測嘅年份。


呢度好似軍事地帶咁,窗口內窄外闊,裡面駐守嘅警衛可睇到你,而你睇裡面卻較為狹窄。


當時有外國船嚟香港,若發現有傳染病就要被隔離,所以呢度就成為檢疫站,並建設咗現時所見嘅紅磚屋。


紅磚屋係1910年代建成,採用中西混合式建築,用西式材料、西式觀念,但屋頂就採用中式觀念,斜頂用疊瓦式。


夾牆有兩層,落雨時即使外面全濕了,裡面仍然乾爽的,陽光猛烈時,外面受熱,裡面卻好涼快。


當時傳染病肆虐,香港政府撥出空置嘅荔枝角監獄改建成荔枝角傳染病院。


呢度仲有祭祝觀音,祈求神明保佑病人。


呢度喺2000年成為一所長期護理院,命名為荔康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