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呼萬喚,今日(18日)泳池終於重開啦,大家可以去游水之餘,游泳教練又可以開番班,唔使等運到!不過游泳教練藍汶軒(Arnald)接受圈傳媒訪問時就表示,暫時都係抱觀望態度,一切以學員安全為上。

轉至陸上 反應一般

Arnald表示,由今2月放年假之後,泳班都無法正常上堂,喺23月仲未有限聚令嘅時候,佢哋試過轉到陸上訓練,包括跑步、體能訓練等等,但有啲家長都擔心,唔想子女外出,所以反應未如理想。

到咗第二波疫情爆發,佢哋就開始轉至網上,例如用Zoom嚟教學,但依然有唔少問題:「有時一啲動作,學員未必可即時修正,因為用Zoom好難睇晒所有小朋友嘅動作,所以我哋慢慢就轉為網上小班教學。」

Arnald強調,學生安全係最重要,所以喺5月泳池重開時候,佢哋都未有立刻開班,之後即使開班,亦比之前少咗好多。「在泳會泳班因為以小朋友為主,所以只有兩成至三成可以重開,而泳隊亦只有三至四成可以重啟訓練。」

到咗第三波疫情殺到,泳池再次關閉,一開始佢哋都想再次轉為陸上訓練,但因為限聚令下,根本無可能實行,只好全部轉為網上教學。喺呢度時間,Arnald花好多時間去保持同學員間嘅聯繫,例如佢哋之前做過關注横纹肌溶解嘅Challenge,以加強大家嘅凝聚力。

抗疫三招 減低風險

對於今次泳池重開,Arnald暫時都係抱觀望態度:「今次泳池重開嘅時候,確診人數仍然比第二波疫情嘅時候多,限制人流無錯可限制疫情擴散,但好難確保距離,所以都要睇一睇。」

Arnald預計,佢哋最快都要等到10月先會再次開班,「我哋明白家長會好擔心,所以先睇睇疫情發展如何,因為一旦泳班有人染疫,影響會好大。」

而且即使開班,佢哋都會好小心:「第一,我哋會轉行小班教學,假如限聚令維持四人,我哋每班最多三位學員,第二,盡量劃個範圍唔好太闊,唔好游五十米,可能游二十米就算,第三,現時日本都有教練配戴可以落水嘅口罩,我哋都打算由日本採購返嚟!」

另外,Arnald亦預視到一啲問題,例如以往夏季嘅時候,好多泳池,例如荔枝角泳池,人數往往會超出上限,現時入場人數再減半,預計會有好多人排隊,咁樣對私人班教練同學員都會帶來不便。

未來日子 行業寒冬

Arnald亦不諱言,呢次疫情,無論對運動員同教練都有好大影響:「我哋有好多學員係蹼泳香港代表,比賽對運動員嚟講係好大嘅motivation,國際賽取消,自然影響泳手嘅投入度。而且泳手水感係好重要,即使轉做陸上訓練,都怕成績受影響。」佢仲話,大家都停咗訓練,靠在家訓練,但始終有限度,例如器材訓練,唔係人人有齊全嘅器械,唔可以針對肌肉群組同專項,相信之後重新進行訓練,要追上進度都會好辛苦。

至於教練影響就更大:「我哋本來有教學校班,由年初至今全部取消,因為太多不明朗因素,學校都好小心。至於網上教學,有啲家長覺得,俾錢只係睇片,未必接受得到,所以喺香港並唔流行。」

藍汶軒比較幸運,首先佢自己有教私人班,可以靠網上或者陸上一對一進行教學,加上佢自己有運動用品公司,於是佢將主要時間用嚟做銷售。但同行好多游泳教練影響就好大,部分仲要轉行送外賣。大家都好擔心,今次疫情會令專業人材流失。佢仲話:「我哋會內有啲教練,可能疫情完咗都唔會返嚟教,可以預見,未來日子都係行業寒冬。」

圖:受訪者提供


游泳教練藍汶軒(Arnald)強調,暫時都係抱觀望態度,一切以學員安全為上。

疫情初期仲未有限聚令嘅時候,佢哋試過轉到陸上訓練,包括跑步、體能訓練等等。


Arnald認為,比賽對運動員嚟講係好大嘅motviation,國際賽取消,自然影響泳手嘅投入度。

Arnald話,即使開班,都會盡量保持社交距離,減低風險。